當我們和世(外)界相處的時間多於自己的家人或信仰,我們怎麼可以說:「我和他關係不好」?
當我們和自己的家人或信仰相處的時間遠低於世(外)界,我們怎麼可能心甘情願地選擇委身於服事有需要的他們?

簡言之,我們受世界的作法影響之大,以至我們傾向於聽它的聲音;即便我們有來自家庭、信仰的那把尺,也難以有發揮其度量功能的機會。

而我們最終就是妥協了,跟著潮流了;不跟風的則選擇或被教導,稱這樣的現象為「多元的價值觀」,並且要尊重之。然後我們問這社會是不是病了,檢討教育是否出了什麼問題。其實當一切失序的時候,問題和苦難不過是剛好而已。

    全站熱搜

    LeoH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