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禮拜好多餐都是別人餵的 謝謝這些滿有愛心的屬靈長輩、夥伴們
其實我沒那麼好 也還是時常得罪神 不該是毓淇姊口中的「王牌」
畢竟一千、兩千、五千兩的比喻重點並不在錢的數量
能確認的只有 當神要我回應祂的愛的時候
我就把自己縮小一點 然後在那些工作上擺上自己
這就是我目前做主工的方式 這就是我目前回應呼召的方式
 
這讓我想到歷代主僕總感恩道:「回應呼召做神的工 神就供應」這樣的應許
說穿了 無論是否被弟兄姊妹款待 其實每一餐都是被餵的
因為都是神的恩典和供應 使我不致匱乏 甚至得溫飽
所以某個角度來說 神揀選 也應許看顧我們
那麼得救後的門徒生活 其實都只關乎回應程度的多寡吧


從英國回台灣一個月了
大概已經聽了不同的同一個人講了至少三次「何時當兵」或是「收到兵單沒」
也跟很多人解釋替代役不是抽籤而是按成績填志願分發
家裡的忙沒幫太多 倒是一直有飯局或到校園
在家除了植物殭屍大作戰還有吉他外 好像就是個漫無目的的米蟲
很高興還可以去雄工、新莊團契走走 今天晚上也又跟承佑陪讀
而下週有兩個分享 一次主日領會 甚至若還是沒接到兵單或是不小心多吃了變成免役
好像一切都不會有太大的轉變 很安逸於這樣的情況 雖然有利但仍舊有弊


指摘自己可以 指摘自己人或許也可以 所以我想說
那些症頭都不輕 而且個性和破口是有共同點
諸如不擅思考 愛憑感覺 書讀太少 鑽牛角尖 眼光未開…等等
只是即便歸納出問題點 也知道只有一個方法解決
但是唯有真的轉身跑開 跨出那一步的時候才有效
不可能只是意識到這是軟弱 那些不好 建立了一個新的價值觀系統
然後碰到同樣狀況時還嘗試同樣的方法想要得到那些永遠得不到的
或說即使得不到也無妨只要別人給點甜頭就放大成滿是花瓣般的夢幻世界
接著 困難就會消失 事情就會改變 生命就會成長
新天方夜譚的第一千零一個故事就是這樣編織出來的
而習慣於這樣自欺欺人的迴圈 就帶出消費他人的愛
若果消耗殆盡 最終迷失 再也沒有可停靠的站牌 只好在額上貼上生病的標籤 蜷縮
某天發現要轉身逃離幽暗的小窩 重新找愛 找神 才會再見光明
而這一切在這段第五行時本該可以有新的開始
然後我們稱之為「神給各人不同的帶領 最終還是回來了 感謝主」
that's probably me, and so are you. 想想 會覺得挺噁心的

    全站熱搜

    LeoH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