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悠閒的六日
可是好像都沒有一點所謂的休閒娛樂
而且適逢血壓藥吃完
大概是因為血壓高起來 一到九點就頭痛
有種福無雙至的感覺


禮拜天早上六龜育幼院合唱團來教會演唱
有些人沒能來只能說可惜啦
再怎麼說 聽聽不用錢的天籟、見證和故事
某個角度來說會比聽講道來得舒服吧

美中不足是場地太矮
聲音沒有衝出來的感覺
不過還好有收音麥克風

壓軸「那雙看不見的手」我沒如預期的爆哭
不過我有邊泛淚邊在音控室捕捉邊唱邊哭的女孩的特寫


幫長執會煮完咖啡之後
就待在辦公室練歆楷寫好的OH YEAH
又跟師母討論了一下兒主表演的硬體問題
原本想四點去找仁岳哥打球
可是辦公室半個人都沒有 腰和膝蓋也莫名地持續酸痛
還是留在辦公室看看youtube 也幫忙接電話


很愛過了濁水溪才打電話說要來的三伯
昨天四點出頭又打來啦
因為再過兩週是大伯的祭日 屆時沒空 所以專程下來掃墓

飯桌上 客廳裡所說內容句子的長度
自己大了 漸漸也能聽懂、思考、分析這些內容的成份
雖然那些感嘆、怨懟 或是一瞬間的眉宇、嘴角是那麼短促又順暢地流轉
但裡面累積的卻飽含生活的智慧 社會的歷練和知識的累積
同時 不諱言 也有著家族中過去或現在傷害的苦水
面對這樣的畫面 感覺到自己好像真的還沒完全準備好要長大
好似「成年以上 成熟未滿」 卻又不能馬上做出什麼來改變現狀
只能在這裡為賦新網誌強說愁 呵


總之昨天算早睡了 因為九點他老大就躺平了
所以我也洗了澡 十點不到 傳了封簡訊給屏東的小妹妹
進入夢鄉不到兩小時她回電 小聊一下 稍微安一點點心
總還是希望她可以真的找到、經歷生命的方向 並這個信仰的寶貴和真諦
而非在這個升學的洪流中成了教育、社會的犧牲品了..

才在這麼想 房東太太又爆走了
沒看手機 從如雷般的貫耳吼聲中聽到一點了..一點半了云云
心中又浮現天下雜誌今年教育特刊上的苦口婆心
可是又沒有那種勇氣去跟房東太太說教
心中質疑著 或許家家就是有本難念的經吧
但為什麼這些難念的經明明有出口 可以早早修正、被修正
卻會在教會、歡慶更新的小組見證中聽到 然後我們歸榮耀給神...?
我相信神真的有祂時間 可是人不也同樣付出了「多餘」的代價?

唉 我真是有點厭倦這些放諸四海皆準的實踐神學了
因為系統神學已經在人論宣告人做不到 還是把盼望的焦點放在神身上吧
多禱告 多思想 在本分(包括reach out)上盡忠

最後一點murmur
回到現實....簡單來說
一場美容覺 或稱美血壓、美肝覺 就這樣泡湯了


我承認我上班打網誌 小朋友別模仿


一篇思路雜文 如果我是聖經作者
C組的人一定會很邊查邊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oHsi 的頭像
LeoHsi

歪歪習的網誌

LeoH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