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堅信

沒有人可以堅持一件過往的錯誤決定

(或當下正在做的一件錯誤決定)

而事後

(或單獨一個人 面對自己的時候)

不為之嘆息 哭泣 捶胸 頓足的



只是人並非時時儆醒 也不見得承認否認

關鍵在於察驗自己的行為、思想後發現黑暗--"我錯了"

而那使黑暗遁逃的亮光在........

    全站熱搜

    LeoH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