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家十天 禮拜一的傍晚到了高雄
剛碰到滑鼠跟看到螢幕的時候
居然是一種陌生的感覺
似乎不算是件壞事呢

還沒辦法大補眠 隔天八點就到久違的聖光上工了
做的還是最熟悉也最耗眼力 甚至考驗呼吸道的巡書
在聖光餐廳用完午餐
應仁岳哥的約到校園和阿湧玩了一下午的卡坦島
晚上看了一下下棒球
然後把十來天份的信和網誌處理完 又看了一下ptt就睡了


時間到了禮拜三
七點四十的鬧鐘怎麼會變成十點五十呢!!
既然睡過頭而且一個禮拜只要挑三天去 那就等午餐吧…

沒想到 吃完午餐過後半小時
開始暈眩 全身癱軟無力 講話也幾乎快變氣音
而且跨下有塊壓下去會痛的部份
躺了一小時之後 發現身體有越來越燙趨勢
一量體溫 標準的38℃ 在爸媽不在家的情況下 只能靠老妹了

到泰順量體溫的時候已經燒到38.6
我們很好的李醫師診斷結果是細菌感染
而壓下去會痛的部份是淋巴結 嗯…聽起來是吃藥就會好

此時還是極度暈眩的狀態 回家沒過多久就吐了
吐完之後反而舒服 吞了藥就繼續睡
可是一直半夢半醒 為什麼這麼確定呢?
因為我每次醒來的時候都聽到自己的呻吟和哀號.......
長短深淺激昂悲嘆任君挑選呢.... = =

就這樣唉了一整個下午 到了六點左右還在39.8
(但感謝主 這輩子還沒看過4開頭的)
直到八點多快九點才慢慢降到39.1、38.8、38.2....37.3
據說是老媽給我喝了神奇的蘆薈水後我開始狂出汗
加上餵我喝蘆薈水的時候又灌我水以利新陳代謝
燒退了以後還是有點頭痛 為了吃藥
吃了幾片孔雀餅乾墊肚子 就又倒回去睡了


一覺醒來後 故事還沒結束 <囧>


右腳踝上方一片的紅腫熱痛
讓我想起了高二左小腿上的蜂窩性組織炎
更讓我聯想到了昨天的燒 八九不離十 這鐵定是了
爸媽昨天都有瞄到 但都以為是我很差的睡姿壓成的 Orz

拜這塊讓我不敢掉以輕心的皮膚
有幸到高雄老牌的蔡皮膚科朝聖
還好人不多 不過一堆笑開懷的佛像讓我覺得他們在笑我XD

蔡醫師果然高明 看了我的腳就說出了:紅腫熱痛--丹毒!!
還往人家的鼠蹊部一指 說:這邊齁? 真是太害羞了 :$

所以其實李醫師診斷的沒錯
但原來昨天一切的一切都是丹毒惹的禍
只希望不要回診太多次和內部化膿
上一次的經驗真是不敢再領教

晚上看世運開幕耶 講話的音量也都回來了
就只剩下全身酸痛、偶爾的頭痛和腳上那一整片令人擔心的皮
希望趕快好起來可以繼續去聖光工讀(不然妹要代班代到累垮)
而且下下禮拜主日還要領會呢
更重要的是 我腦中那些營會中和台北行的回憶別消失啊.....


oops 還有七百多張照片XD

    全站熱搜

    LeoH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