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奉主的名開始今天的敬拜。」


「大家看我站的位置,就知道今天是個特別的聚會,呵,
很高興邀請到由指揮賀立平姊妹帶領的『宇宙光愛心佈道團』
來到我們的當中,用詩歌來帶領我們的敬拜,之後也有林治平弟兄的信息,
接下來他們要帶來一首宣召的詩歌,詩歌的歌詞在週報的夾頁內。」


對我來說這是一次特別的領會,好像回到了兒時在循理會的圖畫中,
以前的「領會」,或說司會、領詩的同工吧,
除了類似司儀的工作,還要帶領會眾翻開頌主聖詩第○○首,
然後就在美妙的傳統聖樂中讚美、敬拜神。


那首宣召的詩歌是用詩篇九十五篇譜的曲,
歌詞大致上是這樣的:
『來呀!我們要向耶和華歌唱!向拯救我們的磐石歡呼!
我們要來感謝祂,用詩歌向祂歡呼,
因耶和華為大神,因耶和華為大王,因耶和華祂超乎萬神之上!

地的深處在祂手中,山的高峰也屬於祂,
海洋屬祂,旱地也屬祂,都是祂手所造。

我們要屈身敬拜,在造我們的神面前跪下,
因為祂是我們的神,我們是祂草場的羊。
我們要向耶和華歌唱,向拯救我們的磐石歡呼!
我們要感謝祂!向神歡呼!』


「?信實何廣大」,是一首不亞於How great Thou are(?真偉大)的聖詩,
就在詩班宣召神是那創造天地,也同時是拯救我們的神之後,
我們用這首詩歌頌讚神從施恩的慈愛、循環的四季和赦罪的平安所彰顯的信實。
很特別!好似配唱的同工是一整個專業的詩班!
而會眾一同起立歌唱超過150年的聖詩又是多麼美的景象!


接在杜長老的禱告之後的是連續兩首的詩歌,
當我坐在台下聽著第二首歌好吸引我的的旋律,對照著手上的歌詞看到了…
『誰赦免我一切過犯醫治心靈創傷,當我疲倦灰心失望是誰賜下力量,
當我徬惶迷失誰領我如牧人,就是我神我主耶穌,我頌揚讚美祂!

誰聽我軟弱祈禱聲叫我無法躲藏,是誰在我心門外叩門等待要進來,
是誰在寶座上配得尊貴榮耀,就是我神我主耶穌,我至愛救贖主!

全然聖潔主,配得至尊貴榮耀,全聖的主,配得頌揚讚美。
我肅立在萬有主前,敬拜讚美萬王之王,聖潔的主,全然聖潔,全聖的主。』


若不是我需要配合帶領會眾在該首結尾前的一段會眾加入齊唱,
我想我早就潰提!除了至親、摯友,誰?能使我激動落淚?
不就是那在我憂傷時安慰、醫治我、賜我力量面對生活、挑戰,
並曾掛在十架為我捨命的主嗎?


我非常贊同歌詞的邏輯!
這位神是敬拜的主體,因此我們每個主日來到神的殿中,
是因為祂先向我們啟示了祂自己,而後,
神轉為敬拜中的客體,我們成了敬拜中的主體,是來回應神一切的作為和恩典。


所以基督信仰絕不是人本!也不是交換條件!
而是當生命真實與神接觸後,看見神的聖潔、尊貴、榮耀,
以至於我們敬拜、讚美、甚至是肅立!


我不禁想問,當代大公教會除了受時代的洪流影響以致敬拜定義扭曲外,
究竟是教會的教導不夠,還是信徒本身對神的渴慕不多?


其實整場崇拜詩班所獻(唱)的詩歌大都不是我們熟悉的歌曲,
但並沒有任何一個人會覺得這場敬拜是不順暢、受干擾的吧?
就好像今天所使用的是新歌或舊歌、聖詩或短歌、讚美之泉或約書亞樂團之流,
除非帶領者或樂團的技巧、生命,或是歌詞在神學上有明顯的問題,
對我們「對神」的敬拜是不會有影響的才對!
若我們是一個對聖樂和文字敏感的人,
或是--就像林(治平)哥所說--看見了神的偉大、奇妙並自己的卑微的人,
更甚者,是個蒙了神救恩的人的話,
必然在這樣的聚會和詩班的獻詩當中有豐富的感動和領受。


我很高興今天可以和宇宙光愛心佈道團一同服事,
只是要是能坐在台下專心地進入詩歌中就更好了!


過去許多長輩的指教和建議都是對於往後的服事很好的提醒,
但也或許是對於我在台前的領會有了許多的印象,
似乎很久沒有人對我提出什麼讚美或鼓勵了;
但今天子超哥--一個中肯又言之有物的長輩--說:「你好穩」,
又半開玩笑地說,要是沒注意看,還以為我是他們團的人呢!


其實事前與僅宇宙光外展部的同工在電話和email上稍稍討論了流程,
早上也只看了他們僅半小時的彩排,並再次確認一些小細節,
所以從準備的程度來看,我不覺得今天負責司會的我很穩,
但或許相對來說,從高中開始被磨、被操過這麼長的一段時間,
有這樣的「表現」或許是應該的吧?


但還是要再說,也再次提醒自己,
能服事是神的恩典,能成事的也是神的旨意和聖靈的工作,
人能做的不過是預備好自己,並對神保持開放的心,
成為一個對的器皿;當神要用的時候,就堪用;更好的,則是合用。


若現在的我能說:
「感謝神讓我曾經在有詩班、有傳統詩歌的教會中成長,以致……」
相信在三年、五年甚至是十年後的我,
同樣能在神面前感謝、讚美祂所讓我經歷的--
無論在人看來是順境或逆境--的一切。

    全站熱搜

    LeoH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