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不以人廢言
也不需要過於看重人口所出的評斷

但我想我的智慧不足 以致讓我無法明白
當我好意的行為造成別人的不適而反彈之後
我要怎麼跳脫現在的行為模式來面對



我更不明白的是
當每個人都彼此要求平等 同時也自打嘴巴後
要怎麼下台階

鑽文字或承諾的牛角尖很幼稚 也很沒意義
可是為什麼要用傷人的方式回應?

如果說我傷了你 出於好意但錯誤的言詞或方法
換來的是刻意傷我的言詞和情緒
甚至發洩完了可以像什麼都沒發生過
(要慶幸這樣的人擁有如此寬宏大量嗎? 我嘴角不爭氣的上揚了)

我的信心和熱忱還能有多少 還能維持多久



這種時候總是希望消失
也希望眼不見為淨

    全站熱搜

    LeoH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