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毛毛雨的天氣阻撓不了幾個感冒的人想打球的熱情,雖然說
手真的都是泥巴,球也滑的不像話,看起來還是很樂在其中的吧
。不過對這種陰雨天氣敏感的我,多少還是有點悶悶的。

晚上吃朋友的家,很久以前在和平店吃過,一樣是傳說中比臉大
很多的豬排(一塊比一塊大),還有吃到快吐的焗烤(大概半年內不
會想吃),但是後來被爸媽以為吃到發傻的我,其實是…

某人考得好像不錯,至少考壞的人不會high,又不是不知死活的
,至少妳不是。

其實是看到了以前一起玩音樂遊戲的朋友,三個熟面孔,一個好
像還是同屆咧,都在那邊工作,想上前打招呼但已脫離那個圈子
好久好久,過去有些尷尬但又想說點什麼的心情讓我看起來像吃
撐了的發呆貌似乎也很合理。

回到家門口聖誕紅倒了盆栽掉出來,無從整理起也莫名被罵,想
火沒必要,要發脾氣又挺無奈。

好像是上面那段決定了整篇風格。

    全站熱搜

    LeoH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