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寢真的是很愛分享的一組
今天是這幾天來第一次過了當天才打日記

早上第一堂
看著穿著有點台的泰裝又有點像姨丈的的劉智欽牧師
沒聽過他講話 "青酸" 的梗害我差點以為他是操台灣國語的

第一和第二堂的休息時間直接睡死 真的睡不夠 很明顯

(其實每堂都有很多想分享的收穫, 心得 或感動
但真的只能在往後的文字或當面的交通中分享了)

中午吃了好多
一個滷雞腿便當 一個巧克力麵包 一瓶茉莉蜜茶 一根香蕉
大概也是因為這樣 所以決定了晚上禁食禱告
說來 還真是沒誠意..

東西吃得多 午休時間也縮短 anyway持續補眠

下午跟暐恩兩個人去真知大樓逛博覽會
噢 真不該去八樓
每個邀(吆喝的吆?)你進去看看的都是神學院啊
只能尷尬的笑笑
不過還是去了華神的攤子 用包著魔鬼沾的乒乓球九宮格擲準
並回答出詩篇有一百五十篇 (我就說教會造就課程有用!)
賺了一本書 還有某華神老師簽名喔!

後來去了新心音樂事工
聽到其中一名帶職的新加坡(?)弟兄 也參與在這次來青宣的音樂服事
他本身有在美國藥廠的工作 KB也幾乎是自學(反正不是科班)
音樂造詣不比其他團員 但他依然在其中
這開啟了我一個新的看見 說不定我也有這樣的機會
(想跟鄭浩賢牧師講一下他那本敬拜帶領寫得很不錯 但沒機會)

後來還去了一個send international的機構 簡介我是沒什麼注意
但有跟裡面一個來台十多年 中華講得不錯的美國宣教士(學環境方面的)小聊了一下
我問他自己在被呼召前是否會講中文了 或是有語言上的恩賜
他就描述了他一點點背景 和來到台灣的過程
簡言之就是他沒有語言恩賜 甚至什麼都不懂就帶著太太小孩來了
他花了四年學中文 才到能跟人溝通的地步
不過神也真的給他很清楚 要來愛亞洲人的異象
從他的眼神中 他口所出的"我真的不後悔" 是那麼的中肯

然後又去得勝者A了一個五色螢光筆 暐恩就去醫護方面的攤位
我則往設計大樓去 嗯 主要是去看采薇姊姊啦
上次在大門看到好像沒化妝? 哈 這次看起來還挺美的 :p

隔壁是飛颺飛躍的攤 碰到昨天B1組的班長 填了資料 拿到一個Osz徽章
啊 信宏讓你破費了XD 沒想到我現在可以免費(有啦 青宣報名費)拿到
btw 填資料是用大美女莞姿姊的筆XD 真是校園一家親耶

明天啊 我要去把一些景 一些講到話卻沒拍照留念的人都給拍起來
嗯 如果明天真知和設計館都沒什麼好看的話啦
咦 校園照片展不知道在哪?

晚上禁禱 帶領人是最近下來高雄 也到我們教會聚會的文宏哥
我對他不太認識 但後來聽偉昌說他是負責大學部的
也是個脾氣很好 很謙虛的人 不過講話不太大聲就是了啦~

禁禱完 跟歆柔在中正堂大門口聊了起來
我想 也許過了十年二十年 我們會拿這個梗來說
"時間怎麼過得這麼快!"

晚堂戴繼宗牧師用的經文 是我九天前
才用來跟三個高中生在聚餐中分享的 但以理的背景
這好像打了我好幾巴掌
當然我們不會因為自己有問題存在 而停止做任何有益的事
但我嘴巴所傳卻與我自身行為不大相稱時 實在有待商榷和反省

培靈間講到第四個大綱-聖潔 的時候 他語氣變得很語重心長
而我想大部份的門徒們都知道他語重心長的原因
直到講道的最後 戴牧師發出一個呼召式的禱告
要我們在神的面前認罪 力求聖潔的生活
並願不願意將自己再一次的獻給主
我只知道他講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在扎著我的心
我覺得那一直湧出的眼淚 不只是對著自己在許多軟弱和被自我所勝時犯的罪
也更是對 何以自己喊著"我在這裡 請差遣我"的時候
卻一直不願意改變自己行為, 享受罪中之樂, 重釘耶穌好幾次!?
真的是我所願意的善我不去做 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行
這是什麼樣的門徒? "我在這裡"成了何等隨便 狂妄的話!

但十萬分感激 主透過戴牧師 再給了我一次重新面見神的機會
這機會 我想因著耶穌成了我們和神的中保 平常就有的
今晚的機會不是因為青宣三年辦一次而變得比較特別
而是神真的在我們聽完道之後 聖靈藉著神的話語在我的心中動工
光透進我的內心 叫我看到我裡面那麼多的汙穢, 不堪
以致於流淚 認罪 悔改 進而再次將手潔心清的自己獻在主的面前

"十字架" 我等到情緒稍稍平復才比較能唱出聲
是的! 這永是我的榮耀! 唯靠耶穌寶血 我眾罪才得洗清潔
很美好的一個晚上 很平凡卻又特別的一個記憶
盼望下次參加校園營會的我 不會再後悔我與上次參加青宣時一樣

我開始打字之前我的眼皮就要闔上了 突然又有感才打那麼多
右下角又一直跳無線網路已連線 訊號強度低的框框 明明就連不上 = =

我要倒了 晚安

01:05 a.m.

LeoH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