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說我眼光短淺經驗不足甚至不夠屬靈
但可不可以請現在教會各項事工的負責人們
負起責任告訴眼光短淺經驗不足甚至不夠屬靈的我
現在哪個事工是在愛靈魂和付代價受苦?
哪個事工是真的安靜了預備了建立關係了?
哪個談話是真的連結禱告敬畏神了?
cause what i see here is ambition and class.

 

 

野心與異象 (劉曉亭 牧師)

「沒有異象,民就放肆」,這是聖經教導,沒有目標的人生多半是乏味的。

對一個非基督徒來說,當然不懂「從神來的異象」,所以社會就把追求目標的動力稱為「企圖心」。

企圖心如果更強烈一點,通常就會被視為「野心」。

許多新一代的年輕基督徒領袖(牧者傳道)令人擔心之處就是相當有企圖心甚至是野心,但是卻看不到「異象」。

什麼意思呢?就是我們很容易聽見年輕傳道人提到「為主建立教會」或是「為主建立事工」,效法的多半是台面上的知名領袖,卻很少聽見他們具體說出他們的異象,當然也聞不到為主受苦的心志。

這當然跟華人教會背景以及當今主流文化有關。
基督教入華是帶著宗派色彩進來的,宗派有他的歷史背景;不是不好,但是幾乎都有「階級意識」以及「組織意識」。

也就是說;一個熱血青年一旦全職,就進入一個組織,然後慢慢往上爬,從偏遠地區進軍都會,從小教會進到大教會,從傳道變牧師,終極目標是主任牧師,以及某個組織的董事或是委員或是主席之類,作為一個組織,這是無可厚非的,但是過程中沒有階級則是騙人的。

在整個往上爬的「忠心」過程中,異象很容易被同質性高的「企圖心」取代,一旦有「成功」的機會,人類原始的野心幾乎都很難控制了。

加上這些熱血青年多半涉世未深,有樣學樣,所以自己走上野心之路卻都還以為是「忠心」之路,至於「異象」一詞不但空洞,還容易成為合理化自己行為的最佳導航。

目前教會潮流,信主幾年不管,只要熱心,幾乎都可以晉升小組長,不久以後就「羨慕善工」去讀神學了,為何羨慕善工?因為牧師愈來愈時尚,組織愈來愈龐大,只要有恩賜,執行長不遠,董事長可期,有誰是羨慕耶穌揹十字架?太違背人性了。

只要是人都需要肯定,若不是神的靈真的在心中掌權,我們很容易用組織與頭銜加上成就感來肯定自己,卻又包裝成「神的同在」。

想杜絕「野心取代異象」,除了教會領袖必須依照聖經「自潔」以外,信徒不要崇拜領袖也是一環,如果信徒也沒有能力分辨野心與異象,把跟隨領袖等同於跟隨神,信徒在世俗的挫折轉為服事的野心結合領袖「建立教會」的野心,那種燎原景象肯定壯觀,會讓許多人期待的「復興」乍現,但是離十字架與上帝的心意卻愈來愈遠。

摩西非常有企圖心,所以在曠野熬了四十年,保羅更有消滅基督教的企圖心,所以上帝讓他「瞎」一下,這二個人真正委身服事以後,從來沒有「建立神國的野心」,只有「為同胞死的決心」。

異象還是野心?大家認真想一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oHsi 的頭像
LeoHsi

歪歪習的網誌

LeoH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