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德生從以色列人出埃及,和路加福音中耶穌受死並設立聖餐,以歷史的角度來談與基督連結的生命。文長僅摘錄《翱翔的基督》第264~265頁。個人心得是,若我們避開拯救的歷史(信仰私有化、窄化,或信的是想像出來的畫面),又逃離過去他人和自身所犯的過錯,在領受聖餐的時候,其實真是枉費耶穌設立聖餐的苦心了。讓我們真是常透過聖餐思想耶穌的死所帶來的救恩,以致真實的將祂放在生命首位,活出復活的生命。

文章如下:

正如「守主日」保護受造物不因為我們的接管而被褻瀆,聖餐儀式也保護救恩不被我們的感覺和計畫所宰制。我們不論在救恩的世界中做什麼,都必須以基督在十字架上受死為原點。領聖餐是一種操練,具有集大意義,這個操練讓我們聚焦在注視和回應耶穌;祂與我們同在,並且施行拯救。學習注意和回應耶穌,是我們做任何事的基礎。
如同敬畏主所包含的其他層面一般,領聖餐也是深深植根於「無為」之中。透過這種刻意採取、需要操練的被動,我們意識到拯救工作的深度和廣度是遠遠超越我們自身。救恩是在我們裡面進行的工作(無疑是在我們當中進行的工作),但也遠遠超越我們,不只是我們自身。歷史的一切都蒙神拯救。深入認識這一點,可阻止我們得救的生命與世隔絕。面對那發生在世界和我們身上的錯誤,神處理的方式就是救恩,因此我們要學習敬畏主,好讓救恩能以神的方式(而非我們的方式)在我們裡面發展,臻至成熟。
以「無為」作起點,讓我們有時間和空間來明白,在我們身上做成的事遠超出我們的理解範圍。神在祂的拯救工作中,成就了我們無法為自己做成的事,因此我們要完全放手讓神去做。外人對我們的描述有很多都是錯的(並非全部),
我們對自己的認識也有很多問題(也非全部),這意味著我們所做的,我們以為自己需要,並且有所要求的事物也是錯的─不一定有罪,只是不適合得救的生命。
聖餐是基督教群體中的決定性活動,它將耶穌基督放在我們面前─祂是世人的主,是我們的主,而我們是需要拯救的罪人。聖餐是一種聖禮,當基督「為救我們世人」(尼西亞信經)而捨命,聖餐帶領我們以一種真實而有形的方式(吃餅喝杯)參與其中,與耶穌同在。少了聖餐這像焦點操練,我們就很容易在不知不覺中,把耶穌想像成是可以仿效的偉大榜樣或偉大導師,或是可以鼓舞我們的偉大英雄。若沒有聖餐,靈性很容易在不知不覺中,就被關乎耶穌的概念所支配,而不是從耶穌那裡領受生命。聖餐清楚對這一說「不」。聖餐將耶穌放在祂的位置上;祂死在十字架上,為我們犧牲生命;也將你我放在屬於我們的位置上:張開手接受赦免,也就是救恩。
基督教群體永遠都不會放棄去教導何謂合乎道德的行為,用摩西十誡、耶穌的命令和保羅的勸勉來教導,也討論那些出自聖經的觀念與真理,以及教導基督徒在所置身的種種歷史處境中,跟隨、順服耶穌。只是就算這些事再重要,也都不是中心。透過跟隨祂上十架,領受祂藉著聖餐儀式所賜與的生命,我們得以學習加入基督的行列,和祂一同在歷史中翱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oHsi 的頭像
LeoHsi

歪歪習的網誌

LeoH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