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到大我爸打過我十幾個巴掌,有幾次還是拳頭。我們都愛講理,甚至我嗆過他:「你教我講理,結果自己不講理!」後來我才發現和體會,在兩個人都有各自 的道理的時候,就鐵定有一定程度的情緒。每個家庭不一樣--先別說太早,因為就算再特殊,仍有最大的共同點--「家不是講理的地方」。

在 帶學生的經歷中,我曾經不成熟的涉入關心(不只一個)別人的家庭,甚至跟為父為母的對話。幾年過去了,或許是我樣本數不夠,又太嫩以致無法帶來什麼幫助 吧!有的好多年過去了,至今仍未看到真正的果效。但是我沒有放棄對他們對彼此之間的禱告--對我和家人的關係亦然--哪邊容易?

大學低年 級時我仍被掌摑過,雖說「子不教,父之過」,父親責無旁貸;不過我同時會認定,為何長這麼大了,還有被嚴厲教訓的機會?總之,我會永遠感謝父親的自小的教 導和管束。箴言十三章24節:「不忍用杖打兒子的,是恨惡他;疼愛兒子的,隨時管教。」我承認哪個父親都會有客觀上不當的管教,但這是人的缺陷,神賜的權 柄,我們難道不當順服?

到現在,每次和父親發生嚴重的爭吵,吵到最後幾乎都會和緩下來,有別於以往冷戰幾天的窘境。甚至我們還會全家手拉 著手,流著淚禱告。秘訣或許就在,某一方先退一步,而且,是為著對方--而非自己--退一步。雖然我不推薦帶著火氣溝通,但這的確在某些時候,成為我跟父 親溝通,甚至是瞭解對方的方式了。

可能還是有人會覺得很扯,不可能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是啊!這的確是我在巴掌聲和彼此的發狂的嘶喊、吼叫聲中無法自拔的想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oHsi 的頭像
LeoHsi

歪歪習的網誌

LeoH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